“一節斷臂,也敢闖到本君的天風山!”蓬牛圣君嘴上雖如此說,可心里對眼前這節斷臂的忌憚卻較之此前的蓮花分身,項傾城兩個更甚。

    雖然外界傳言陸小天早已經晉階大乘,可這近千年下來,也從沒見陸小天露過面。連一點音訊都沒有,甚至有人猜測陸小天很可能已經死在葉千尋的追殺之下。

    雖不知陸小天具體情形如何,可眼前面對這一截斷臂,蓬牛圣君卻是心頭暗駭,這要是何種手段,憑著一截手臂便能給其如此大的壓力。

    聽到蓬牛圣君的話,烏開才豁然抬頭,只見虛空之上,果然如蓬牛圣君所言,并沒有陸小天的蹤影,有的只是一小截手臂,可這手臂發出的聲音卻又分明是圣者的,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我本尊現在不便現身,不過收拾你,憑一只手臂足矣。”斷臂上再次響起陸小天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狂妄,本君倒要看看,成名已久的陸丹王到底有何本事。蓬元滅靈陣起!”蓬牛圣君嘴上如此說,卻是絲毫不顧顏面的啟動傳族大陣。

    “烏開,東一道友你們且退下。”陸小天副元神聲音浩蕩而下。對付這些難以計數的妖族便是大乘境修士亦要消耗不少法力。第二丹田雖也能自行修煉恢復,終究也比不得本尊,對會這成片的妖族,沒什么比小火鴉更為合適了。

    “是,圣者!”

    “謹尊陸丹王令諭!“烏開,東一熊皇一行,還有部分被解救的俘虜紛紛朝虛空之上的斷臂拱手。

    轟隆隆....斷臂周圍,十二道玄火柱接天連地而起,烎陽火靈振翅飛出,在虛空中環繞面一圈。

    鄴火原野處正與追靈小白犬嘻戲的小火鴉忽然身形一滯,那烏溜溜的眼珠子吃驚地看著虛空中,而后興奮之極呱呱出聲。

    “汪汪....”追靈小白犬也感受到了那熟悉之極的氣息,破界蟲也從小白犬的毛發間探出頭來。

    “呱....”天風山脈這邊,烈日之中,金烏再現!

    “日中金烏!”

    烈日之下,火焰如雨,斷臂帶來的只有玄火飛針,這八百余載下來,陸小天對于無相玄火的修煉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層次,哪怕火云怪再現,在《大烎火經》上的理解也未必及得上陸小天。

    集兩種火經之大乘者的無相玄火,亦是一種莫大神通。

    火雨之下,妖族一片死傷枕藉。

    “嗵!嗵!”此時天山風深處,一片戰鼓擂雷之聲,那戰鼓形成的浩大音波如千萬只妖牛向虛空中的斷臂沖撞而來。

    斷臂伸手一指,熊熊火海向那浩大音波針涌去。

    轟隆隆,劇烈的沖撞下濺起滔天火浪,無相玄火過境,草木皆焚,山石化作巖漿,虛空火雨。

    嗡...那擂動牛首巨鼓成陣的成片牛妖不少皆被震得七竅流血,修為稍弱者直接震斃當場。

    “蓬牛,你也是大乘境妖修,何不站出來與我堂堂正正一戰,讓些低階兒郎來送死未免太下作了一些。”陸小天的聲音隨著火海震蕩。便是東一熊皇,烏開一行被解救的俘虜也是駭然后退,唯恐被這大乘境修士的斗法所波及。

    “陸小天!”蓬牛圣君氣得一陣牙癢癢,他確實是有些被陸小天先聲奪人的氣勢給震懾到了,畢竟對方來的還只是一截手臂便有這般威能,真要是本人親至,該是何等手段。

    可作為大乘境妖物,蓬牛圣君也自有威嚴,豈容陸小天這般挑釁。當下蓬牛圣君取出一面帶有飛牛圖案的巨扇,伸手一揮,天地之間颶風驟起,那呼嘯的罡風直吹得火浪翻涌,向前瘋狂漫延的無相玄火前進的勢頭為之一遏,對蓬牛圣君的威脅減小,只是火借風勢,風助火長。受到這罡風刺激的火海更顯狂亂,對于天風山的其他妖物而言不亞于一場更大的災難。

    大量麾下妖物喪生于火海之中,對于蓬牛圣君而言,也自感臉上無光。

    蓬牛圣君那巨扇再次揮動,洶涌足以吹裂山石的罡風顯化成一頭高達數百丈的多角奔牛,直奔虛空中的那截手臂而來。

    那奔牛踏空的震蕩聲震蕩得烏開,東一熊皇之流亦是惡心得心想,一些修為低的俘虜,亦或是天風山蓬牛圣群麾下的妖物直接被震得昏迷過去。

    虛空中那截手臂不避不讓,只是遙遙向前一按。火海中騰起的火焰便形成一只火焰巨手,直接拍往巨牛法相的頭頂。轟,火海翻滾。那巨牛法相與火焰巨手僵持了一陣,最終哀鳴了一聲,轟然潰散。

    陸小天副元神控制的手臂一招,十二道玄火柱再次化成飛針,十二道飛針向大蓬牛圣君交織而去,玄火飛針運行的速度太快,以肉眼觀之如同十二條青色火線交織成的巨大牢籠。

    蓬牛圣君身后一片青色靈光浮現,那青色靈光中,數柄青色彎刀浮現。

    叮叮叮,交織的玄火飛針與那些青色彎刀頻頻相撞,尖銳的交擊聲異常刺耳。

    交織的玄火飛針自成陣法,眼見得青色彎刀抵擋不住,蓬牛圣君大驚失色,又張嘴一吐,一只九竅光球飛將出來,每一竅中均是伸出一支青色長鞭,漫卷著向虛空中的斷臂抽打而來。

    陸小天副元神控制的斷臂,手掌往上一托,此時整片火海似乎都往向虛空倒灌,往其手心聚嘯而來。

    傾刻間,倒灌的火海形成一只巨大的佛印,隨著虛空中看似不起眼的手臂翻掌而下。

    直接拍打在九竅珠上,任那青色長鞭抽打,焰光四射,亦是無法阻擋佛印的去勢。

    蓬牛圣君倒抽了口冷氣,那雄健的妖軀暴漲,雙手一撐擋在那巨大佛印之下。

    整片虛空都變成無相玄火與天地罡風兩種洶涌狂暴的力量。

    蓬牛圣君壯碩的體形被虛空中的斷臂壓迫得不斷后退,連聲巨響,幾座山峰都被撞塌。

    “陸小天,你的手段確實是厲害,不過想要徹底擊敗我也是癡心妄想。”蓬牛圣君從倒塌的山石底下破空而出,引得無數石塊飛濺。

    “一介妖物也敢妄自稱圣。我本體未至,擊殺你確實不容易,不過打你個灰頭土臉也不在話下。眼下先收點利息,等匯合了無名,再斬你不遲!”陸小天副元神聲音震蕩道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zn03251zxs
k3k千炮捕鱼游戏大厅 四川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大地棋牌公众号 福彩3D最近2000期走势图 股票操作平台 pk10走势图规律 刷pc蛋蛋金币 胜负彩20004期推荐 中路股份股票 贵州遵义麻将下载 六合现场开奖结果 日本股票几点开盘 天津时时彩全国开奖 内蒙11选五开奖走势图真准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 贵州十一选前三遗漏 贵州11选5软件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