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昊他們真的是一刻都不敢停下來了。

    一旦被圍住,這一次真的有隕落的危險。

    “霧草,怎么這么多實力強的嚇人的家伙,本源之地這么牛嗎?”

    血君有些狼狽說到。

    這和他打探出來的消息,還是不小的差距的。

    就算是他,都沒有想到,對方居然來了這么多后輩天驕。

    這些人的實力,幾乎都比他弱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且,最強的那幾個人,實力甚至和他相當,給他都帶來了巨大的壓力。

    秦昊也在思考。

    如果本源之地都這么強了,那本源之地的靠山道墟,又將會是何等妖孽?

    難怪當年道墟敢挑釁蕭天帝。

    從本源之地的表現來看,道墟的實力,簡直可以用可怕來形容。

    此時,他雖然被追殺,但還有閑情逸致去考慮一些東西。

    “我們現在怎么辦?在這樣下去,我們兩個真的就危險了。”

    血君提醒秦昊。

    他以各種秘法,想要逃離。

    結果都失敗了。

    對方人數太多,單對單也許大部分人不是他的對手。

    但是,數十個后輩天驕聚集在一起,手段真的可以用驚人來形容。

    總有一人可以識破他的手段,然后破掉他的手段,讓他逃不掉。

    這幾乎是必死的殺局了。

    一旦被追上,他們不可能擋得住這些人。

    “殺。”

    秦昊淡淡一笑,吐出了一個字。

    這讓血君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。

    若是那么容易殺的話,他用得著這么著急嗎?

    不就是殺不過,所以才逃竄的嗎?

    他一副看白癡的眼神盯著秦昊,意思很明顯。

    “大概知道他們有多少人了,雖然可能不是他們全部,但日后斬掉這些人,相信本源之地也會肉疼的。”

    秦昊在笑,他現在居然還在想斬掉這些人。

    血君無語,他覺得自己已經跟不上秦昊的思維了。

    日后?

    今天他們逃不掉,估計也就沒有日后了。

    “準備離開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時,秦昊傳音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身上沖出兩道身影,直接攔住了追殺他們的那些人。

    轟。

    兩道驚人的氣息升起,各自施展手段,向本源之地的那些后輩強者出手。

    雙方瞬間戰斗在一起,強大的殺意撕裂天穹。

    而被這樣阻攔一下,那些人也停了下來,秦昊和血君早就已經逃得沒有影蹤了。

    “殺。”

    秦昊兩道化身動手,不止是要阻止對方,他還要殺對方幾人。

    “混蛋。”

    本源之地的那些天驕臉色難看。

    他們聯手,打出可怕的一擊,想要斃掉秦昊兩道化身。

    數十道神通爆發,全都落在秦昊的兩個化身的身上。

    兩個化身被淹沒。

    那些人覺得,秦昊的兩道化身肯定要被毀掉了。

    他們數十個人聯手一擊,怕是大神尊也擋不住,會被直接轟殺。

    結果出乎他們的意料。

    兩道身影浮現,雖然渾身都是血,卻沒有被擊殺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上蒼之眼釋放,向那些人轟擊過去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一個本源之地天驕被擊中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他沒有來得及防御,直接被撕碎了。

    秦昊另外一個化身眉心神焰交織,元道劍飛出去,直接斬在那個天驕的元神之上。

    對方根本就沒有抵抗的能力,直接被斬殺。

    一個本源之地的天驕被擊殺,其他人根本就來不及支援。

    “小心,他很強,千萬不要大意。”

    劍依依大喊,她神色凝重,提醒眾人。

    本源之地的那些天驕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,心中暗暗腹誹。

    到了這一步,他們若是不知道對方很強,你就是白癡了。

    兩道化身,硬生生攔住他們這些人,還擊殺了他們之中的一個同伴。

    這種實力,已經超出了他們的認知。

    眾人再出手,轟殺過去。

    秦昊兩道化身也聯手,縱橫沖擊。

    他們打得很艱難,面對數十個本源之地的天驕聯手,縱然秦昊的兩個化身也很難擋住。

    不大一會,他們就好幾次差一點被擊殺。

    同時,劍依依也臉色蒼白,身上有鮮血流淌。

    秦昊盯著她殺,想要將她斃掉。

    這一群人之中,對他日后威脅最大的反而是劍依依,

    她手中的長劍,不知道是什么鑄就的,可以輕松破開他的陣法。

    陣法是秦昊依仗之一,留著劍依依,對他很不利。

    若是可以在這里斃掉劍依依,同時毀掉她的兵器,日后就不會被人掣肘了。

    他相信這種能破開他陣法的東西,絕對不會太多。

    就算是在本源之地,恐怕也難找出來幾件。

    劍依依顯然看出來了秦昊的目的,她極力躲避,不愿意和秦昊正面碰撞。

    連李重和斬天帝都死在了秦昊的手中,她實力雖然不弱,但絕對不可能是秦昊的對手。

    這一點在他們第一次碰撞的時候,劍依依就已經有了這種認識。

    現在,她更清醒的認識到自己和秦昊之間的差距。

    若是正面碰撞,她根本就不是秦昊的對手。

    一旦被他纏住,就算是身邊有數十個同伴救援,恐怕也是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意識到這一點,她躲閃的更加用力了,不敢和秦昊的化身爭斗。

    這讓很多人不滿,認為劍依依太丟臉了。

    “劍依依,你在做什么?丟我等的臉,若是你再不敢和秦昊正面對決,我親手殺了你。”

    這是一個面色古樸的男子,他冷聲呵斥,望著劍依依的眼神充滿了殺意。

    對于他來說,劍依依的躲避,簡直就是對本源之地的羞辱。

    堂堂本源之地的天驕,居然被虛幻之地的后輩強者逼退,這太丟人,是奇恥大辱。

    更何況他們還有數十個同伴在身邊,更是不用躲避了。

    劍依依這樣做,不僅僅是給本源之地丟臉,更讓他覺得是在看不起自己等人。

    區區一個秦昊,有什么可怕的?

    劍依依心中苦澀,她感受到來自于同伴的不滿和殺意。

    若是她還躲避,恐怕不用秦昊出手,這些人就會殺了她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她不再躲避,向秦昊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以她的實力,秦昊想要徹底將她擊殺,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雙方終于正式碰撞。
k3k千炮捕鱼游戏大厅 国际棋牌手机版app下载 曾道正版资料 德易策略 新疆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刘伯温全年资料四肖选一肖 群英会遗漏号码任二 河北20选五今晚开奖结果 免费平码三中三网站 600001上证指数行情 上海快3和值走势图带连线 网上棋牌软件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依据 如何在网上兼职赚钱 贵阳麻将app 河北快三推荐号一定牛 美女捕鱼真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