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幅輿圖,將御書房鬧得天翻地覆,直至一場鬧劇終結,諸位大臣齊齊起身告辭。

    李二陛下微微頷首,叮囑道:“再過幾日,朕便即誓師東征,緊要時刻,諸般事物絕對不容有失,諸位愛卿皆乃國之柱石,還望多多盡心。待到凱旋之時,朕為諸位請功!”

    幾位大臣急忙應下:“吾等身為臣子,自當輔佐陛下成就大業,粉身碎骨亦即分內之事,何敢邀功?”

    李二陛下欣然微笑,然后面容一整:“諸位愛卿且回去忙吧,房俊留下。”

    房俊心中一緊……

    另外幾人不敢多說,施禮之后齊齊推出。

    到了殿外,蕭瑀摸了摸額頭,看著狼狽至極的長孫無忌,心底有些不忍,上前道:“輔機,不必跟越國公一般見識……”

    孰料長孫無忌理都不理他,黑著臉,徑自揚長而去。

    蕭瑀愕然,不過倒也未曾生氣。

    同僚為官數十年,豈能不知彼此的脾氣?一貫陰柔隱忍、謀定后動的長孫無忌今日被房俊狠狠的將顏面踩在腳下,必然心中怒極,更重要是覺得無顏見人,情緒激烈一些,自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李績慢悠悠從后邊走上來,看著長孫無忌的背影,面色凝重道:“二郎今日魯莽了,趙國公心胸狹隘、睚眥必報,此番被二郎如此折辱,便是做下任何出格之事,都不足為奇。”

    人活一張臉,樹活一張皮。

    尤其是長孫無忌這等陰柔性情之人,平素看上去似乎溫厚寬和,實際上心胸狹隘,極其在乎顏面,今日受此折辱,誰知道他會采取何等方式報復?

    蕭瑀倒是不以為然,哂然道:“再出格還能出格至何等程度?若非他幾次三番的試圖謀害二郎的性命,二郎也不至于有今日之舉。”

    都已經要謀害房俊的性命了,再是出格也不過如此。

    李績默然,只是心思沉重道:“這次是不同的,趙國公的手段一旦突破下線,那可就不僅僅是謀害性命那么簡單。”

    蕭瑀愣了一下,失聲道:“你是說……不至于吧?”

    “不至于?”

    李績冷哼一聲,低聲道:“滿朝文武,吾唯獨對趙國公避之唯恐不及,只因關隴行事,極易突破底線,這天下,就沒有他們不敢干的事兒。”

    蕭瑀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關隴貴族崛起于北魏之時,以軍功起家,骨子里依舊是草原胡族那種率性而為、只為逐利的秉性。自北魏而至大唐,他們興一國、滅一國,扶一帝、廢一帝,這種事做了多少?

    只要于己有利,他們從來不在乎什么家國天下,即便是將億萬黎庶拖入戰火,造成生靈涂炭,亦是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兩人互視一眼,默契的將話題終至,向宮門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偏殿內,房俊小心翼翼的瞅了李二陛下一眼,躬身道:“陛下不知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李二陛下呷了一口茶水,抬起眼皮看了一眼,冷哼道:“剛才那般威風,連趙國公都敢打,這會兒卻膽小如鼠的站在門口,離著朕八丈遠,怎地,還怕朕吃了你不成?”

    房俊陪著笑:“微臣對陛下景仰敬重,敬畏有加,應該的,應該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李二陛下怒喝一聲,戟指罵道:“娘咧!你個混賬無法無天了是不是?當真朕的面前還敢打人,眼里還有朕這個皇帝么?信不信朕這就抽出寶劍,一劍斬了你這個混賬!房玄齡一世君子,溫文爾雅,扺掌朝堂十數年從未與人紅過臉,怎地就生出你這么個桀驁難馴的東西!”

    房俊唯唯諾諾,不敢爭辯:“微臣知罪,陛下息怒。”

    今日算是將李二陛下給氣得狠了,此間只有兩人相對,一旦李二陛下脾氣再次發作,拿寶劍要砍他可怎么辦?

    可不敢指著外面那些個內侍敢沖上來攔阻……

    李二陛下氣得胡子直翹,手指頭指了指房俊,悶聲道:“朕對你素來寬宥,不忍苛責,可你總得分清楚場合,分清楚對象吧?這些年關隴貴族們一直抓著權力不放,使得朕身為惱怒。可即便是朕定下打壓門閥之策略,卻也不曾對關隴貴族趕盡殺絕,一切還不都是為了東征大業?眼下正是東征的關鍵時刻,所有的一切都應當放下,首要之務便是穩定朝堂,連朕都能忍,你憑什么不能忍?若是當真因為你的緣故導致關隴貴族鋌而走險,壞了東征大業,信不信朕真的砍了你的腦袋!”

    房俊一臉羞愧,垂首道:“陛下教訓得是,是微臣魯莽了,請陛下責罰!”

    從李二陛下這番話語當中,就可以聽得出他心目當中誰遠誰近,誰親誰疏。一直以來,房俊的確立下過諸多汗馬功勞,可人家長孫無忌那可是輔佐李二陛下逆而奪取登基為帝的從龍之功,房俊怎么比?可李二陛下不僅摒除朝廷異議將房俊一手提拔到國公的爵位,更是在房俊每一次犯錯的時候,都只是象征性的予以懲戒,告誡為主,懲罰為輔。

    可以說,李二陛下完全將房俊認可自己的女婿,視作家人。

    相反,他雖然對長孫無忌頗多優容,卻因為關隴貴族之故,從不將長孫無忌視作親人。兩人的關系再是親密無間,也只是合則兩利的同盟,合為一體的時候無分彼此,可一旦分道揚鑣,便是翻臉無情。

    即便長孫無忌是文德皇后的胞兄,也不能令李二陛下掏心掏肺的以誠相待。

    畢竟兩人所代表的利益有著本質上的沖突,當皇權被關隴貴族所脅迫、壓制,多少情誼都得如天上煙云一般,風吹即散。

    李二陛下語重心長:“值此非常時刻,更需懂得忍耐與退讓,一時之隱忍,是為了心中之大業,大業即成,功蓋千古,回過頭來自可快意恩仇,無需再忍。”

    顯然,李二陛下對于關隴貴族的囂張跋扈、咄咄逼人也隱忍很久了。

    然而他一邊堅定的抱著打壓關隴的心志,另一邊確又縱容晉王借助關隴的力量競逐儲位,如此矛盾的做法,令房俊一頭霧水,理解不能。

    左思右想,卻也無法盡窺李二陛下的真實想法……

    可無論明不明白、是否理解,這個時候都應當乖巧恭順的頷首稱是,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樣,拜謝君恩。

    李二陛下便很是滿意,指了指面前的椅子讓房俊坐下,看著他說道:“另外,水師作為東征之輔助,你要頂住蘇定方等人,萬勿貪圖功勞便貿然參戰,水師負責大軍的后勤輜重,只要做到從水路威懾平壤城即可,一定要保持沉穩,不能出一絲半點的差錯。”

    房俊悶聲應下。

    屁的保持后勤暢通,還不就是怕水師銳氣太盛,悍然參戰搶了別人的功勞?

    此次東征,被軍國上下視為三十年內最后一場大戰,往后再有同等規模的戰爭,估計就得是攻伐吐蕃之戰了,完全沒影的事兒。故此,誰都將這場戰爭看作這一代人最后攫取功勛的機會,世家門閥、各派勢力摩拳擦掌,卯足了勁兒打算好好露一露臉,賺足了功勛加官晉爵、封妻蔭子。

    萬一這個水師悍然加入,多了本屬于大家的功勞,必將導致士氣渙散、怨聲載道,極有可能影響大軍的士氣和團結。

    這份擔憂房俊明白,也能理解,畢竟身為帝王需要全盤考量,平衡各方的利益乃是重中之重,更是東征勝利、朝廷穩固的前提。

    然而,朝野上下的莫名信心令房俊越發焦躁不安,難道就沒有人想到這一仗會輸?

    想了想,他還是忍不住勸諫道:“陛下明鑒,非是微臣在乎攻破敵國、開疆拓土的功勛,非要在東征之中摻和一下,實在是將水師的作用完全忽略不計,只給予一個運送輜重的任務,未免有些托大……”

    。

    zn03251zxs
k3k千炮捕鱼游戏大厅 gpk捕鱼攻略 河北11选五基本 22选5中3个号多少钱 爱情就像炒股 贵州快三玩法说明 网上讲课平台如何赚 有什么好的股票群 三五图库香港35图库大全 时时乐 欧美汇 35选7第2019036期开奖 佳永配资平台介绍 最大彩票平台排名 黑龙江省22选五走势 现金捕鱼大师鳄鱼版 大地棋牌官方唯一指定 今天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