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晚上,許一寧醒醒睡睡,總睡不踏實。

    清晨六點,她就醒來,打開病房門,怔住了--石潤新坐在病房門口的長椅上,胡子邋遢,滿臉憔悴,眼睛里都是紅血絲。

    她心一軟,輕聲問:“石頭哥,你什么時候來的?”

    “剛來!”

    石潤新站起來,目光癡癡茫然,跟點了穴似的釘在許一寧身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許一寧感覺不對勁。

    石潤新壓了壓心跳,“沒事,叔叔生病,我還沒去看他。

    我能進去看看他嗎?”

    “能啊,快進來。”

    石潤新走到床前,孫秋惟已經醒了,朝他眨了下眼睛。

    “舅舅開了腦,取出了血塊,暫時還不能說話,過幾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許一寧在一旁解釋。

    “手術順利嗎?”

    “很順利!”

    “什么時候出院?”

    “得二十天左右吧!”

    “顧湛找的人?”

    許一寧猶豫了下:“嗯!”

    “一一,幫我倒杯水行嗎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許一寧轉身,石潤新彎腰,在孫秋惟耳邊一字一句:“叔叔,我替我媽,和您說對不起。”

    孫秋惟的眼睛驟然睜大。

    石潤新已經直起身體,大步走了出去,沒臉再呆著。

    “石頭哥,水來了!咦,人呢?”

    許一寧沖出病房,走廊里空空蕩蕩,哪還有他的影子。

    奇怪,這人來干什么的?

    ……安排好醫院的事情,許一寧搭地鐵去公司,路上給孫宇發了條報平安的消息。

    到了公司,便忙開了。

    早會,計劃會,碰頭會……直到饑腸轆轆,一看手表,竟然到了中午。

    正要下樓吃飯,馮思遠的電話進來。

    “許一寧,能幫我回去看看顧湛死了沒有,我這會和商務部的人談事,焦頭爛額!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快死了。

    我一會把幾棟幾層和大門的密碼發你微信,真死了,你別通知我,通知殯儀館就成,追悼會就免了,直接火化。”

    “馮……”電話被掛斷,許一寧想了想,給顧湛打過去,響了十幾下,沒人接。

    她拿起羽絨服和包,沖出辦公室。

    四十分鐘后。

    許一寧輕手輕腳的走進馮思遠的房子。

    茶幾上有顧湛的手機,錢包,車鑰匙,還有一個被翻得亂七八糟的藥箱。

    他病了?

    睡哪個房?

    臥室里忽然傳來一陣壓抑的悶響--許一寧尋著聲音推開門,床上蜷縮著一個人,頭悶在被子里,房間里一股刺鼻的膏藥味。

    許一寧走過去,“顧湛?”

    顧湛混混沌沌的睜開眼睛,也沒看清面前站的是誰,痛苦道:“思思,我特么真的要死了,渾身疼!”

    許一寧心一沉,一手打開床頭燈,一手去掀被子。

    顧湛一邊用手背擋著光線,一邊有氣無力的罵:“你他媽的能不能把燈關了!”

    無人說話。

    顧湛這時候才覺得不對,手拿開,嚇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許一寧站在床前,冷冷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“我靠!”

    顧湛手忙腳亂地用被子遮住半裸的身體,“許一寧,你怎么來了?”

    許一寧垂著眼,“把被子拿開!”

    “我說你這人,還想不想好了,我裸著呢。”

    顧湛想想,又補了一句:“從頭裸到腳,什么都沒穿。”

    “我讓你拿開!”

    許一寧也硬氣。

    顧湛把被子死死抱住,身體往后縮,“干什么許一寧,你想強我?

    緩幾天,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。”

    許一寧覺得自己整個人快要炸了,怒瞪著姓顧的,“你拿不拿開?”

    “不拿,死都不拿!”

    許一寧氣得扭頭就走,不管這人了。

    “拿拿拿!”

    顧湛急了,把被子一掀,直挺挺的躺了下去,心說是你要看的,不是我耍流氓。

    許一寧轉身,目光掃過,然后直接炸了。

    “顧湛,你多大的人了,還打架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想死?”

    “有沒有羞恥心?”

    “你以為你的拳頭很硬啊?”

    “你的身體是鐵打的?”

    一聲聲,是藏不住的切切關心,顧湛心跳猛烈,手用力一拽,許一寧直接倒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嗯--”顧湛痛得悶哼一聲,手臂纏上去,銅墻鐵壁般的箍住了她,“擔心我?”

    “鬼才擔心你!”

    許一寧掙扎。

    顧湛手臂加了點勁,頭埋在她脖頸間,啞著嗓子呢喃了一聲,“寶貝……我快疼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疼死活該!”

    許一寧罵,身體卻不敢動了。

    “真死了,你就守寡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“別動,讓我抱會,一抱你,我就不疼了;再多抱一會,我都能打死一只老虎。”

    許一寧氣笑,“你倒是去打啊?”

    顧湛:“不是還沒抱夠啊!”

    許一寧:“真不要臉!”

    顧湛沉默了一會,輕輕說:“要臉能追到你嗎?”

    許一寧渾身一怔,什么話也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分把鐘。

    顧湛主動開口,“許一寧,要不你還是起來吧!”

    許一寧把他一推,紅著臉氣沖沖地走了出去,嘴里罵了聲:“流氓!”

    顧湛坐起來,手指著身下某一處,“聽到沒有,人家罵你流氓!”

    門口的許一寧腳步一頓,她已經后悔來這一趟了。

    這流氓根本不用火化,sao勁兒大著呢!……顧湛平息了身體后,往身上套了件睡衣出來。

    客廳里,許一寧正在用手機點外賣,雙份的,她也沒吃午飯。

    聽到腳步聲,她抬頭看了一眼,正好遇上顧湛的目光,顧湛沖她輕輕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笑什么笑!許一寧別扭的轉過頭,用指紋付了錢。

    顧湛走到陽臺,點了根煙,慢慢的抽著,目光卻沒離開客廳里的那個人。

    她穿一件米色高領毛衣,一條黑色牛仔褲緊緊包裹著纖細筆直的腿和挺翹的臀部。

    只遠遠看上一眼,都感覺驚艷,更何況她還生得這樣美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打架,和誰?”

    許一寧收了手機問。

    顧湛彈了彈煙灰,“碰到幾個酒鬼,我怕打傷人,就沒動手,挨了幾拳。”

    “該動手時不動手,不該動手時瞎動手,從前那牛逼勁兒去哪了?”

    許一寧小聲嘀咕,末了還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那恨鐵不成鋼的模樣兒,讓顧湛差點笑出聲。

    半只煙抽完,他覺得沒味兒,掐滅了走進去,“麻辣燙什么時候到?”

    “二十分鐘。”

    許一寧隨口一答,答完覺得不對:“你怎么知道我點的是麻辣燙?”

    顧湛沖她詭異一笑。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k3k千炮捕鱼游戏大厅 上证指数是什么意思 股票解禁对股价的影 通辽推倒胡4人麻将13张 精选24码期期准87654 浙江体彩6 1开奖查询官网 赛玛会料单双中特 云上策配资 快乐十分必出规律 炒股行情 东京快乐8直播 黑龙江36选7近100期 融资融券对股票有什 每天领6金币棋牌? 无敌网赚论坛 一兆配资 贵州快三人工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