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素素得知丁家二少來蘇府鬧事之后,立即坐車趕過來探望,少不了一番致歉和關心。

    蘇宸倒是并不怎么怪白素素,因為富貴險中求,既然自己要跟白家合作賺錢,那么也要承擔一定的風險,像丁家這種人,為了打擊白家,就會把下手目標放在蘇宸身上,也在人性陰暗面常理之中。

    當日下午,白素素就調來了府上的孟帆教頭,帶著六名家丁,都暫時留住在了蘇府上,還讓人去牙行那里,買來兩位十四五歲的少女,姿色相當普通,作為蘇府的丫鬟使用。

    當蘇宸看了兩個丫鬟時,大失所望,一個大方臉,一個大長臉,單眼皮,小眼睛,因為長期營養不良,還有些干巴瘦。如果自己去買丫鬟,肯定挑選兩個秀麗的蘿莉少女,哪怕他沒有其它家族大老爺找通房丫頭的癖好,但至少看著也養眼吧。

    這兩個丫鬟姿色,基本絕了蘇宸任何其它壞心思的念頭,他都有些懷疑,是不是白素素故意安排的啊!

    有了家丁和丫鬟,蘇府的廂房和后院[新.xx.xyz],都開始了清理和整修,除塵、割草、修繕,使昔日的蘇府重新有了生機。

    “宸哥,你放心,我白家一定不會放過丁家的!”白素素也撂下狠話了,打算對丁家繼續進行排擠和打壓。

    既然白、丁兩家已經撕破臉,大大出手了,而且從丁家要豪取搶奪蘇宸手里的秘方,就看出對方還不死心,打算再掙扎生事,白素素便下狠心,也打算趁機把丁家打垮,擠出江左一流家族行列。

    蘇宸點點頭,對丁殷那個惡少全無任何好感,因為對方的話過于惡毒,時刻想著把他打得半死,敲斷腿,擰斷胳膊,何其殘忍,但是在他談笑風生的話中說出,無半點惻隱之心,這種惡少人渣,蘇宸也想他家族早點垮臺,免得丁殷繼續在潤州作惡。

    “可以,能打垮丁家,就別客氣,這種惡貫滿盈的家族,早該受到懲罰了。”蘇宸憤憤不平說道。

    白素素微笑點頭,蘇宸的事,她已經當成了自己的事,既然他這樣要求了,白素素心中竟無拂逆的意思。

    接下來兩日,潤州城內似乎傳開一個消息,蘇以軒并非金陵來的才子,目前就常駐潤州城內,真名喚作蘇宸,是罪臣蘇明遠之子,以前的紈绔子弟。

    消息傳開之后,最開始權貴公子、大家閨秀、讀書士子、科舉貢生們是不信的,但經過一些其它消息佐證,比如白素素同時與蘇宸和蘇以軒關系曖昧,其實根本就是一個人。

    丁家放出這樣的消息,一來是抹黑白素素,故意欺騙世人,有損商人該誠實守信的原則。二來給蘇宸制造麻煩,如果那些讀書士子和青樓花旦,得知了蘇以軒和蘇宸是一個人,肯定會過來滋擾生事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第三日時候,銅雀樓、紅袖坊、翠薇閣的花旦都紛紛下了請帖,邀請蘇宸到他們花樓做客,坦言只要過去,不論是飲酒作樂,還是找紅倌人陪寢,全部免費,而且絕對最高規格的禮遇。

    蘇宸幾乎就要動心了,不過感受到彭箐箐的犀利的眼神,只能故作正經地把這些請帖扔在了紙簍內,輕哼道:“當我是什么人了,豈能自誤!”

    彭箐箐聽到這話后,臉上的寒意這才勾起一絲肉有若無的笑容,犀利的眼神,也似乎如春水一般溫柔了。

    這幾天里,彭姑娘以保護蘇宸安全為名,幾乎每日都過來視察一下,蹭兩頓飯再走,變得名正言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擔心每晚不回家,會被她知府父親責罵,估計要住在蘇府了,當然是跟靈兒同房。

    “這是要保護我,還是要監視我啊!”蘇宸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嗨,門房,我兄長蘇宸蘇大哥在家沒?我是韓府公子,讓我進去,以前我過來,都不用敲門的,不要攔我……”韓云鵬在門口被蘇府看門的家丁攔住,詢問他身份,提出要通傳之后才能放行,因此,韓小胖直接在門口嚷嚷起來。

    “抱歉,這位韓公子,要入蘇府,需要通傳才行。”門房家丁并不認識韓云鵬,不會因為他隨便一句認識蘇公子,就給放進去,誰知道他所言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“讓他進來吧!”蘇宸走到院子里,對著門口喊了一聲。

    門房聞言放行,韓云鵬笑呵呵沖進來,對著蘇宸直接來個熊抱,興奮道:“蘇大哥,你現在又出名了,消息傳開,有蘇以軒的才名加持在身,城內百姓都知道你真實才名了。”

    蘇宸還正為此發愁呢,根本就沒有笑容,嘆道:“這有什么值得高興的,只是徒增煩惱而已。”

    韓云鵬搖頭道:“話可不能這么說,蘇大哥,你知道嗎?我剛從清河街那邊回來,現在所以花樓們都放出風了,只要你登門去飲酒作樂,所有費用一律全免。若是誰能帶你上門,也能免費酒水和睡金,還享受當月所有消費三折。就連紅袖坊的花旦傅蟬兒都派人給我傳話,務必要帶你過去一趟,蘇大哥,多少清倌人守在閨房等著你的慰藉,難道你不動心,不興奮嗎……”

    話還沒有說完,韓云鵬直覺自己的脖領子一緊,被人給提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是誰,敢對本公子無禮?”韓云鵬大喊。

    彭箐箐在他背后冷哼道:“你姑奶奶!”

    韓云鵬聞聲,臉色一變,直接求饒道:“箐箐姐,手下留情,我是你云鵬弟弟,咱們可是金牌合伙人!”

    彭箐箐語氣冷冽道:“誰讓你在挑唆蘇宸去青樓尋歡作樂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.”韓云鵬啞口無言,剛才自己興奮說的那些,都被彭箐箐聽去了,真是百口莫辯了,趕忙向蘇宸遞出求情的眼神。

    蘇宸倍感好笑,伸手阻止她道:“箐箐,算了,他年紀小,得意忘形了。放心吧,我一點都沒有動心,更無此想法,絕不會受此挑唆,去青樓胡作非為的。我要守身如玉,潔身自好,堅決跟這些低俗想法作斗爭,不與韓小胖同流合污。”

    彭箐箐聞言后,臉上這才寒霜盡去,嘴角勾起一抹笑容,露出甜甜笑意,松開了手,把韓云鵬給平穩放下來。

    蘇宸把心有余悸的韓云鵬帶到書房,將目前形勢給他詳細說了一遍,后者方醒悟過來,這一切都是丁家搞的鬼,背后使壞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丁家在推波助瀾,還要打斷你的四肢,搶走青白瓷秘方,實在歹毒!下次遇到,瞧我不帶人揍他一頓,為你出這口惡氣!”韓云鵬憤怒說道。

    蘇宸看了韓云鵬一眼,又轉身瞥了院子內的彭箐箐,心想自己有潤州知府、韓侍郎府、巨賈白家這些密切關系,有此人脈網,難道還會畏懼丁家勢力嗎?

    zn03251zxs
k3k千炮捕鱼游戏大厅 浙江福彩12任五走势 股票涨跌是根据什么 陕西快乐10分平台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三遗漏 rain急速赛车 新福建36选7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pk10官网软件下载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软件 辽宁11选5精准推荐计划 腾讯分分彩计划 精 郑州余经理股票融资 黑龙江快乐十分尾打法 盈易点配资 天津快乐十分复试玩法 专炒一只股票的股民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