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說吧,小說排行榜,txt小說下載_書說吧 > 女生小說 > 金鳳華庭 > 第七十四章 想她(二更)
    誠如顧輕衍所料,善親王的確是已準備好了毒酒,等著楚宸忙完了送他一程。

    他本來以為,只要這一樁秘密不揭開,他就能安然地等著看孫子娶妻生子,看孫女嫁人,可是他也知道,不會有永遠的秘密,只要你做了,你就逃不掉,總有一日會被挖出來,尤其是京城的格局早就偏離了張宰輔當年計劃的軌跡。

    他那些所盼,都成了奢望。

    他如今,只有一死了。

    只有他死了,才能保全善親王府,保全他孫子。

    楚宸一陣風地從外面刮進來,到了門口時,再前進一步難如千鈞,他在門口的冷風中立了好一會兒,才抖著手推開了房門。

    善親王知道他回來后一直站在屋門口,也知道他難以接受,便也不催促他,如今見他進來,對他和藹的笑了笑,“回來啦?”

    楚宸點點頭。

    他如今已知道了所有的事情,卻再也說不出質問他爺爺或者是讓他爺爺別死的話,當年張宰輔算計他,就沒給他回頭路,如今,他更是沒有了回頭路,唯一的路,便是已死謝罪了。

    他看著桌子上擺著的那一杯酒,眼睛通紅地看了一會兒,別開頭,不再看。

    “我死后,這王府就交給你了,爺爺這一生,就是一個教訓,你比爺爺聰明,凡事小心些,有時候,著了道,便是一輩子。”善親王敦敦教導,一如以前,但說的,卻是臨別之言,“你年紀不小了,我死后,守一年孝就好,不必守三年,耽誤婚事兒,還有你妹妹,也一樣。”

    楚宸不語。

    “聽到了嗎?這是爺爺唯一的遺言。”善親王道,“別的也就不說了,你都明白。”

    楚宸死死地抿著唇,最終還是點點頭。

    善親王笑,“也不必想著我,我下去,也是跟你父親團聚了。”

    他看著楚宸,眼底露出舍不得,有遺憾,有悵然,也有擺脫,須臾,他端起酒杯。

    楚宸上前了一步,伸出手,似要去攔。

    善親王對他擺擺手,不讓他靠前,將酒利落的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楚宸終于上前,在他酒杯脫落后,一把抱住他,哭出聲來。

    善親王也落下了淚,伸手去摸楚宸的臉,還像小時候一樣的哄他,“乖,不哭。”

    一句話落,緩緩地閉上了眼睛,毒發而亡。

    他選了最烈的藥,劇毒,不想讓親人看著他被毒藥折磨的難受,也不想折磨自己,痛快地結束了。

    堂屋里,楚思妍哇地一聲哭了出來,她是早一步被善親王叫了來告別,已哭過了一場,如今更是哭了個驚天動地。

    善親王府的一眾下人們,也齊齊哭聲震天。

    善親王這個人,這一生,你若是說他壞,他也沒那么壞,從沒求過爭過那個位置,他一直懂得保全自己,愛惜善親王府的羽毛,可惜,二十年前的除夕宮宴,一時大意,被算計,以至于,這二十年,雖然站在明處,但活在暗處。

    善親王府所有人對他的死,都哀慟不已。

    楚宸哭了一場后,冷靜地吩咐,“裝棺,搭建靈堂,擇日發喪。”

    管家老淚縱橫地點頭,領命去了。

    善親王是白日走的,到了夜晚,太上皇到底是沒挺住,駕崩了。隨著象征著太上皇駕崩的鐘聲響起,曾經的一代帝王,也落得了他應得的下場。

    楚賢昏迷不醒,顧輕衍坐鎮大皇子府,調派人手安排太上皇的一應喪事。

    第二日,大皇子從昏迷中醒來,得知了所有的事情,沉默了許久,對顧輕衍說,“懷安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顧輕衍忙了兩日未合眼,揉揉眉心,“殿下好好養傷。”

    “給七弟去信了嗎?”楚賢問。

    顧輕衍點頭,“去了。稟告了太上皇駕崩,大殿下受了輕傷。又告知了張宰輔、賢妃、善親王之死。”

    楚賢點點頭,想起楚宸,也是一陣嘆息,“楚宸還好吧?”

    “目前不太好。”顧輕衍道,“不過發喪了善親王,會振作起來的。”

    楚賢點點頭,看著顧輕衍熬的眼尾都紅了,對他道,“懷安,你去休息吧!將事情先交給手下人去做,若是熬壞了身體,安小郡主該找我問罪了。”

    顧輕衍笑笑,點點頭,站起身,“既然大殿下醒來了,我是可以歇上半日了。”

    大皇子府有他的客院,但他還是回了顧家。

    顧老爺子見他回來,一身疲憊,“大殿下可醒了?”

    “醒了。”顧輕衍點頭。

    顧老爺子嘆了口氣,即便是他,也不知道這里面還有善親王的事兒,也沒想到,張宰輔真敢跟賢妃生了三皇子,他拍拍孫子的肩膀,“快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顧輕衍頷首,回了房間,倒頭便睡。

    京城距離漠北相較來說,是近的,所以,楚硯先收到了京城的書信。

    他看過之后,攥緊了信紙,站在窗前,立了一個時辰。

    蘇含找來時,察覺楚硯不對勁,對他問,“殿下,怎么了?京城的來信?可發生了什么大事兒?”

    “太上皇駕崩了。”楚硯道。

    蘇含愣了一下,“太上皇他……不是身體硬朗的很嗎?”

    畢竟,發生了這么多大事兒,天下唾罵,也沒能讓他一病不起啊,離開京城時,他看起來還好的很,那模樣,就是再掙扎的活個二三年都不是事兒。

    楚硯道,“楚允放火燒太上皇寢宮,他吸入了大量濃煙,又在病中,便沒挺過來。”

    蘇含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想了半天,才想起來,三皇子楚允。

    楚硯不再多言,將顧輕衍的來信扔給他看。

    蘇含伸手接過,顧輕衍的信寫的言簡意賅,闡述分明,但內容卻無異于攻城炮炸出的轟隆聲。

    蘇含看罷后,實在不知道該說什么,將信遞還給楚硯,“太上皇駕崩,太子殿下要回京城奔喪的吧?”

    楚硯隨手將信扔進了火爐里,語氣有些啞,“戰事吃緊,國事為重。”

    蘇含閉了嘴。

    的確,這幾日,安華錦和王岸知沒有進展,前方戰事僵持不下,南梁和南齊快速地擋住了大楚兵馬后,圍在漠北的齊梁大軍又展開了新一輪的攻勢,來勢如最開始一樣激烈,太子殿下的確不能離開,他留在漠北,便是漠北的軍心。

    半個月后,楚賢傷好,抄斬了賢妃母族,將賢妃踢出了皇室玉蝶。

    善親王以死謝罪,念楚宸追查三皇子有功,不追究善親王府其余人責任。

    太上皇駕崩,哪怕他遭受天下罵名,但死后該有的發喪規矩還是要有,于是,停靈七七四十九日,送葬皇陵。

    一晃,兩個月匆匆過去。

    這兩個月內,京城籠罩著黑壓壓的云層,死寂的讓人喘不過氣來。

    直到兩個月后,前線傳來消息,安華錦破了南梁第四城余暇,王岸知破了南齊第四城富襄,消息傳來京城,京城才一下子打破了黑壓壓的云層,重新的歡欣雀躍起來。

    而這時,也已到了年關,又是一年春節。

    因太上皇駕崩,京城發生了太多事兒,前方又有戰事,所以,即便快過年了,京城也沒多少過年的歡樂喜慶的氣氛。

    顧輕衍這一日頂著飄雪又來到宮里大皇子府,對楚賢道,“大殿下,在邊境發現了楚允的消息,我打算親自帶著人去追。”

    楚賢一怔,“你要親自帶著人去追?去邊境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顧輕衍很是肯定,“京中也差不多安穩了,有殿下在,楚宸在,江云致等人都有才華能做實事,我就算出京一趟,應該也不會有大礙。”

    楚賢上下打量他,最后盯著他眼睛看,“要追楚允,實在沒必要你親自去。你是想去見安小郡主?”

    顧輕衍笑,“嗯,我想她了。”

    楚賢牙酸了一會兒,問,“多久回來?”

    “兩個月?”

    “不行,太久了。”楚賢覺得離不開顧輕衍,別看他在京城,很多事情,他能輕輕松松做了,但換到別人的身上,不一定做的輕松,還會拖延時間,耽誤事情。世家們是被他們暫且壓制住了,但百年世家,盤根錯節,哪有那么好肅清。

    “那就一個半月。”顧輕衍退后了一步。

    楚賢咬牙,“一個月。”

    顧輕衍抬眼看了楚硯一眼,緩緩地笑了,“行。”

    楚賢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原就打算去一個月吧?怕他不答應,才說兩個月?

    上當了!

    zn03251zxs
k3k千炮捕鱼游戏大厅 重庆股票微信群二维码 最可靠的十大理财平台 江苏7位数开奖软件 彩票app下载安装 浙江20选5开奖基本走走势图 佳永配资-专注股票做配资 排列5技巧 手机版股票行情软件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一定牛网 上海快三25期开奖结果 喜乐彩票一等奖多少钱 好运彩app安卓 内蒙古快三遗漏表 正规配资网上上盈实盘 快乐12图表精灵下载 江苏体彩排列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