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達伊達斯……你們!”

    利瓦心中怒火升騰,但是理智告訴他絕不能沖動,妮烏那邊兇多吉少。

    達伊達斯也死了,就剩自己了,突圍保命才是關鍵,硬碰硬只會白白搭上性命。

    后面那個家伙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追過來,拖得越久越不利。

    “老頭,你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利瓦悄悄摸了把手上帶著的戒指:“話說的太早了,老朽自認為還是有點實力的。”

    小鳥游六花注意到對方的小動作,臉上也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看樣子會有戰利品了,就是不知道是帝具還是臣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向閑魚盤腿坐在車夫的位置,奧薇婭坐在旁邊驅使巨豬。

    這里拉車的雖然也有使用馬匹,但是卻沒有其它生物好用,馬匹因為靈活性,更多的是在戰場上。

    巨豬雖然行走速度不快,但勝在耐力好,而且……如果在野外遇難,它還是合格的口糧。

    “那個,請問你也是布德大將軍這邊派系的嗎?”

    奧薇婭偷偷看了眼身旁閉目養神的人,輕聲詢問道。

    向閑魚閉著眼,淡然回復:“是合作關系,我需要穩定的帝國,他們需要保護帝國不滅亡,同時肅清奸臣重掌帝國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這樣,你并不是帝國的人呀。話說剛才你真的好厲害,那種敵人居然連近你身都做不到!如果你在帝國任職的話,應該可以輕松獲得將軍職位吧?”

    奧薇婭想起剛才的戰斗,激動地臉都紅了,她想要成為強大的戰士,但是因為女孩的身份,卻總是不被外人理解。

    像這種戰斗,正是她夢寐以求的,雖然現在她最多只有當旁觀者的資格。

    向閑魚被吵的都靜不下心,無奈睜開眼:“將軍只是個職位而已,強者之路永無盡頭,傳說危險種知道嗎?如果可以獨自狩獵那種,勉強算是踏上強者之路的起步線了。”

    諸天萬界能毀滅星球,星系的家伙數不勝數,連毀滅宇宙級的都有很多,但是誰又知道沒有更強的呢?

    “傳說危險種!我知道那個,據說千年前的開國皇帝就是用它們的身體部分制作的帝具!要是能見見那些帝具就好了,據傳每一件都是強大的兵器。”奧薇婭語氣間無不透露出憧憬之意,幻想著自己要是能得到一件,沒準也能在帝國出名。

    “帝具?你想看?給你。”

    向閑魚拿下插在腰間的笛子,丟給奧薇婭,不就是強大兵嗎?有什么好看的,還能長眼睛嘴巴耳朵不成?

    奧薇婭右手松開韁繩,抓住丟過來的笛子,疑惑地望著向閑魚。

    “這是?”

    “帝具啊,你不是想看嗎?”

    “這就是帝具?!”奧薇婭松開韁繩,把笛子放在眼前端詳,好像沒什么特別的?

    “這笛子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笛子嘛,猜也猜得到是和樂曲有關,要不你吹一下?我記得那個偽娘傲天就是吹笛之后變身的。”本來是打算回去再測試,不過有人幫忙測試也沒關系。

    “變身……”

    奧薇婭想起剛才那個肌肉膨脹到把衣服都撐裂的家伙,面色一變,牽強地笑著拒絕:“呵呵,還,還是別了。這個不太適合女孩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女人就是事多,不就是長點肌肉嘛,有什么不好。”向閑魚拿回笛子插在腰帶上,懶散地往后靠:“再說你想用還不一定用得了,這個玩意很看人,不合適的人拿到手也用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~原來是這樣啊。”奧薇婭從沒接觸過帝具,所以對其中隱秘也不了解。

    這時,前方一隊人朝著馬車沖來,奧薇婭臉色微變,連忙拉住韁繩停車。

    向閑魚明白她肯定是被嚇到了,剛經歷過襲擊,現在差不多就是杯弓蛇影,突然見到一隊人,下意識就會以為又是殺手。

    “是自己人,別慌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么說,奧薇婭緊繃的臉才放松,剛那一刻她真嚇到了,還以為是逃走的兩個家伙找了幫手回來。

    等人靠近了她發現,居然全是少女,領頭的少女手中還提著兩個人。

    “老板,逃走的兩個抓回來了。不過,抱歉,有一個變成尸體了。”小鳥游六花將手里提著的家伙丟在地面,其中一個還在喘息,另一個則是軟趴趴地不動彈。

    向閑魚隨手丟出火焰球,將達伊達斯的尸體燒掉,他本來的預計結果中,兩個都會死。

    向閑魚看著利瓦問道:“他身上的帝具拿到了嗎?”

    “已經拿到了。”小鳥游六花拿出枚戒指,交給向閑魚。

    “OK!那么,你也該上路了。”

    對此,利瓦沒有任何反應,在火焰中瞬間燃燒成灰。

    向閑魚遺憾地嘆氣:“唉~可惜了,才三個帝具使,要是多來幾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三獸士的資料布德都有收集,他們三人已經看過了,知己知彼,百戰不殆嘛。

    這個利瓦曾經也是個忠臣,可惜啊,被陷害了,最后由艾斯德斯救下,徹底放棄了對帝國的忠誠,世事無常啊。

    第三天傍晚,馬車到達了帝都,也算是暫時安全了,大臣還不至于在帝都里明目張膽動手,他可不想現在就惹怒布德。

    “前方就是皇宮了,送到門口我們的任務也就完成了。”小鳥游六花坐在車夫的位置,和奧薇婭閑聊。

    “多謝六花小姐,到皇宮,自會有布德大將軍庇護我們。”

    終于到了帝都皇宮,奧薇婭父女也暗自松口氣,在分離時由衷地對小鳥游六花和擔任護衛的少女們表示感謝。

    “有緣再見。”小鳥游六花說完轉過身,對著排好隊的屬下喊:“回基地!今晚要好好大吃一頓!”

    聽到這句話,少女們紛紛歡呼起來,她們的大吃一頓,可不只是美食,而是高能量食品,選用的食材最差都是特級危險種。

    肉質鮮美,營養豐富,平常為了保證充分吸收,不至于食用過多出問題,都是按各人體質分配。

    今天,難得可以放開吃,少女們已經決定在吃晚飯前多運動下,消耗掉自身體力,到時候多吃點。

    奧薇婭面色糾結地張口喊道:“六花小姐!”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正要動身回去的六花疑惑地轉回來,看到奧薇婭閃躲的眼神,不由更加好奇。

    “那,那個,向先生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這我也不清楚,老板的事怎么會告訴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嗎,那多謝你了。”奧薇婭聞言眼神黯淡幾分。

    “不用謝。走!回家啦!”

    “噢!”xN

    奧薇婭呆呆凝望著離去的隊伍,直到一只手拍在她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女兒啊,別想了。進皇宮吧。”

    齊亞德·菲力苦笑著搖搖頭,這些擔任他護衛的少女全都有獨自狩獵危險種的能力。

    這種勢力的首領,豈是簡單人物,想太多也沒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布德的院子里,向閑魚靠在椅子上,手里拿著個果子,“咔嚓咔嚓”地咬著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說,另外三名文官,有兩人已經遇害了?”

    。
k3k千炮捕鱼游戏大厅 快乐8开奖结果查询 江西快三基本走势一定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一定牛 微信股票交流群二维 广东十一选五合买平台 北京赛车平台官网下载 甘肃快3跨度走势图 广西快3遗漏统计值 极速11选5计划 配资平台哪个好优秀融创配资平台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 福彩3d字谜正版总汇 体彩6十1最后一位中了 2010年股票分析 吉林快3选号技巧 湖北快三形态走势图表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