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四年元旦前幾天,黃瀚中午放學和成文閣、蕭薔幾個剛剛走到家門口,有日子沒見的劉小明居然在家門口徘徊。

    這小子渾身臟兮兮,臉上還有淤青。

    “喲!你怎么了,看上去是被誰打了呀?”

    沒心沒肺的蕭薔笑得嘎嘎的,她逗悶子道:“你這個樣子太狼狽了,要不要我幫你報仇?”

    一起走著來取自行車的錢愛國頓時來了勁,道:“反了天了,誰有這么大的膽子?敢打我的人!你快告訴我是誰,我今天非得打得他半身不遂!”

    成文閣也很講義氣,道:“你趕緊說是誰,我保證去把他打跪了!”

    錢愛國和成文閣比同學們大三四歲,瞧上去跟成年人一般無二,比超過百分之九十的成年人還要孔武有力。

    以他們的戰斗力打初二的男生,一個打八個還就真不是吹的。

    陸斌這段時間中午一放學就往實驗中學方向跑,明面上是跟姐姐一起回家,實際上總會跑去看一會兒打臺球。

    他道:“你們去打架時也帶上我,我要瞧熱鬧。”

    劉曉莉反應很快,一把拉住摩拳擦掌的錢愛國道:“我不許你去打架,還在嚴打呢,你不要命了?”

    王慧玲膽子小,這段時間對黃瀚有了依賴,居然拉住了黃瀚的衣服可憐兮兮道:“你別去打架好不好,我害怕!”

    陸瑤卻是拎陸斌耳朵板起俏臉訓斥道:“打架的沒好人,不許你去看熱鬧!”

    劉小明“嘿嘿!”干笑兩聲,臉上有得以之色,他眉飛色舞道:“我是跟同學打架了,但是沒吃虧,估計人家一定是去我家告狀了,我不敢回去,來你家躲一躲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簡單,現在蠻勇猛啊!,進屋說,把情況說清楚了。”黃瀚道。

    有七八個漂亮女生聽著呢,跟打了雞血似的劉小明開始吹牛逼,“我現在個子高有力氣,早就不想忍朱兵那小子了,今天……”

    原來劉小明一直跟一個叫做朱兵的同學互相之間不對付,今天下了第四節課終于因為瑣事爆發了。

    而劉小明因為跟著黃瀚練武三年雖然還是瘦不拉幾,但是打架時拳頭不含糊,最后是把那小子鼻子打破了血流得滿臉都是……

    黃瀚聽了心里暗笑,劉小明的敵人居然還是那個朱兵,原本軌跡應該是劉小明遭遇欺凌被人家打得滿臉是血,現如今反過來了。

    聽完劉小明的講述,黃瀚道:“今天中午在我家吃飯,然后帶你去洗澡換身衣服,下午我送你去上學。”

    初二的男同學打架,打破鼻子流點血算不得什么,用不著上綱上線,黃瀚肯定能夠替劉小明擺平這件小事情。

    他吩咐道:“成文閣,你送蕭薔回家時繞去劉小明家說一聲,讓他爸爸媽媽曉得他在我家吃飯。如果有告狀的上了門,你就別吭聲,立刻回來告訴我。”

    蕭薔道:“用不著成文閣去說,我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那個朱兵是啥樣子,打不過人家找家長,這也太沒出息了,真想大耳刮子抽他。”

    額!黃瀚想起自己小學的時候經常被人家打了哭著跑回家,那時的蕭薔該是多么鄙視自己。

    蕭薔臨走時還沒頭沒腦來了一句,“黃瀚,你才是男子漢,要是所有的男同學都像你一樣多有意思!”

    錢愛國不服氣了,大聲道:“我也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好不好!”

    坐上了錢愛國自行車后座的劉曉莉道:“你小聲點,也不怕人家笑話!”

    唉!想當年上了初中后就沒見過蕭薔,再后來她家分到了樓房搬走了。

    十年后再見面時,蕭薔大吃一驚,因為那個曾經被女孩子打哭跑回家的窩囊孩子變成了帥小伙,能文能舞能說會道。

    舞,當然是交誼舞,那時社會上最流行跳舞,各單位都經常舉辦舞會。

    場地太簡單了,一臺收錄機,幾串一閃一閃的彩燈,有的甚至于就在露天,縣政府組織的舞會好一些,一般情況下在縣府大院禮堂里。

    那時蕭薔的媽媽在縣政府上班,蕭薔能夠帶著黃瀚、陸瑤、王麗、劉小明去那里玩。

    當時三水縣人調侃:十億人民八億賭,還有一億跳跳舞,另外一億二百五。

    那時大規模下崗潮還沒來臨,絕大多數群眾感覺不到壓力,雖然都不算富裕,但是瞧上去還是蠻快樂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黃瀚準備下午帶著劉小明先去找老師承認錯誤,想來他這個三水縣名人的面子,劉小明的班主任老師肯定會給的。

    “師恩橋”的故事所有的老師耳熟能詳,哪個老師不喜歡念“師恩”的學生?

    反正這兩年黃瀚沒見過哪個老師不是和顏悅色對待自己。

    況且劉小明性格溫順,能忍自安,根本不是個好勇斗狠的主,而那個叫朱兵的小子黃瀚知道,是個不學好的東西,后來進入社會后也是個渣渣。

    那時黃瀚和劉小明都結婚生子了,在街上遇到朱兵時,黃瀚問劉小明要不要報初中時結下的仇,然劉小明很大度,讓黃瀚別多事,說欺負弱小沒意思。

    黃瀚一直為劉小明初一時發生被欺凌的事耿耿于懷,因為朱兵很囂張帶著兩個同學找上門來打劉小明。

    那時只有上五年級的黃瀚和劉小明在一起,黃瀚和劉小明還沒開始發育都瘦小,朱兵當場打破了劉小明的鼻子,而黃瀚被其他兩個孩子攔住后根本沒敢動手。

    后來黃瀚發育后有了力量,才開始用拳頭說話,再也不可能忍受任何人的欺凌。

    劉小明挨了打沒敢告訴劉兆祥,見毫發無損的黃瀚一臉尷尬時還自我解嘲,說兩個人都動手,人家三個人,肯定會被打得更加慘。

    這一世,黃瀚提前告知劉小明遭遇欺凌時及時通知自己,目的就是不能讓他再被欺負,誰知練武三年的他不一樣了,反而打得朱兵滿臉桃花開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劉小明下手究竟有多狠,如果那小子真的受了傷就出錢讓劉小明帶他去醫院檢查。

    人家父母不依不饒大不了賠點醫藥費、營養費,估摸著不會有什么大不了的事。

    。
k3k千炮捕鱼游戏大厅 黑龙江6+1开奖官网 湖北快三开奖走势图3d 重庆时时彩娱乐平台 湖北11选5奖金设置 股票分析方法介绍 吉林十一选五直选 贵州快3走势图带连线 甘肃快三一定 快乐赛车是国家福利彩票 网上配资 广东11选5历史列表 我中一千万彩票的经历 排列三app安卓版 五分pk10是骗局吗 河北十一选五计算公式 涨停后股票操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