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且還是一下子算計好幾個。

    這要是被他們給發現了……

    靈符尊者是真的有些害怕的。

    他不敢想象后果,至少不是他這么一名小小的元嬰修士可以承受得了的。

    所以事到臨頭難免會有那么一些猶豫。

    與靈符尊者相比,秦炎顯得淡定無比,他的嘴角邊甚至流露出一絲笑意:“師兄此言差矣,這怎么能叫算計,不過是合則兩利。”

    “合則兩利?”

    靈符尊者有點牙疼。

    他承認秦炎說的也有那么一些道理,可問題是,你這說出去,那些老怪物們要認可,然而現如今,你可是將他們給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他們如果發現了真相,不用問,是肯定會發飆的,這一點毫無疑義。

    “師兄不用擔心,我心里有譜兒。”

    秦炎會做出這樣的選擇,其實也是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的話,他當然希望能與幾人開誠布公的合作。

    什么話,都能事先講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可真那樣做,幾人卻未必會同意自己計劃的。

    對于這一點,秦炎心里有數。

    原因無他,這些老怪物來到這里的目的。

    只有一個!

    那便是找到空間節點,獲得飛升靈界的機緣。

    至于幫助武國抵擋獵殺這些怪物?

    別開玩笑了,非親非故,你以為他們真的很樂意幫忙么?

    別說來自靈云門與天云城的幾個老家伙,就算是化羽宗的兩人,看在自己的面子上,或許愿意提供一些幫助,但也絕對會是有所保留的。

    不可能真的竭盡全力。

    而秦炎的目的則是為武國修仙界化解危機。

    那問題來了,要怎么樣才能做到,讓他們心甘情愿的幫忙?

    答案是辦不到!

    這就算自己說得天花亂墜,這些家伙的關注點,也只會是如何飛升到靈界,至于獵殺怪物什么的,費時費力,他們不可能感興趣。

    秦炎明白這個道理,所以他也沒打算不去做無謂的努力。

    但這并不代表秦炎就會放棄,相反,他很快就想到了別的主意。

    另辟蹊徑的主意!

    得,我知道你們也不愿意去主動獵殺怪物,既然如此,我也就不為難諸位,免得惹人討厭。

    你們不愿意主動找怪物的麻煩,但換一個角度,那我讓怪物來找你們的麻煩,這總是可以的吧!

    到時候,他不相信這些化神期老怪物,還能夠視若無睹。

    要知道,等怪物來到到了身前,難道那時候,你們還可以視而不見?

    等真到了那時候,躲,肯定是躲不了。

    也不可能與這些怪物和睦相處,所以到時候不管愿不愿意,他們唯一能做的選擇,還不是得出手將這些怪物滅除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絕對沒有另外的選項了。

    所以,剛剛秦炎詢問靈符尊者,究竟哪個漩渦比較特殊,有可能是空間節點。

    其實這番說辭不過是在演戲。

    二人早就商量好地。

    甚至是在秦炎前往云州搬救兵之前,就已經做好了抉擇。

    他們已經商量過,當著那些人的面,應該怎樣說……

    當然,秦炎也并不覺得,自己是在坑對方來著。

    因為他所提供的,也并不是假情報,相反,是經過非常周密的篩選與分析。

    那荒山附近的漩渦,確實特殊。前前后后也確實有不少修仙者莫名其妙,就消失在了此處。

    所以那個地方確實有可能是通往靈界的空間節點。

    這些情報全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這件事情上,秦炎并沒有故意騙人。

    他唯一做的隱瞞,就是他跟靈符尊者商量好了,等他們去那處漩渦探險的時候,落云山的修仙者,會想辦法,將大量的怪物,給引到那處荒山漩渦的附近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為了探險,為了飛升靈界的機緣,幾位來自云州的化神老祖,將別無選擇,不愿意也得處理,只能想辦法將這些怪物滅除。

    如今唯一的難點,就是怎么將那些怪物給引過去。

    不過靈符尊者卻說,不用擔憂,他自是有辦法。

    秦炎也不感到驚奇。

    畢竟武國的修仙者,前前后后,與這些怪物打了那么久的交道,對于他們的了解,肯定是遠勝于己。

    所以如何引怪,有一些心得,那也是很正常,不用感到奇怪的。

    于是,所有的難題全都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秦炎還特意囑咐靈符尊者,一定要想辦法引來厲害的怪物。

    金丹期的沒什么意思,至少都要元嬰起步,如果能引來化神級別的怪物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秦炎的想法很簡單,只要將這些高階的怪物滅除,剩下的普通怪物,對于武國的威脅,自然就大大的減小了。

    而這樣做,表面上是算計了那些云洲的修士一把,但秦炎覺得,其實這樣很公平。

    畢竟自己也給他們,提供了飛升到靈界的機會。

    誰也甭想不勞而獲,想要在武國的修仙界獲得這樣的機緣,于情于理,都要出一份力。

    如此才能稱得上是合則兩利,對雙方都有好處。

    “好吧,愚兄這就去做,師弟放心,一定會安排得,妥妥當當的。”

    靈符尊者如此這般的說。

    沒錯,他心中是有些忐忑,但也明白,秦炎所做的這一切,都是在為武國的修仙者們考慮。

    而且對方的擔心也并不是沒有道理。

    除了這個辦法,也確實沒有其他的好主意,能夠讓這些來自云州的化神期老怪物,心甘情愿的為他們去打怪了。

    所以,這是唯一的選擇……

    至于可能冒的一些風險,那也是無可奈何,請問天底下有什么事情,是能夠兩全其美的?

    富貴險中求!

    想要化解武國如今所面臨著的危機,冒一些風險那是絕對值得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個時辰后,一切準備穩妥。

    畢竟這個計劃,兩人早就商量好了,原本就已經做了許多前期的準備工作,只需要依計行事。

    所以如今這一發動,也就非常的輕松。

    既然一切就緒,秦炎也不耽擱,與幾位化神老祖匯合,隨后他們就動身出發了。

    目標自然是那荒山所在的漩渦。

    雖然與這里相距萬里之遙,但幾人實力出眾,所以沒過多久,便已距離目的地不遠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zn03251zxst21902181
k3k千炮捕鱼游戏大厅 北京快乐8基本走势图 淘股吧股票论坛老子 上海快3开奖视频 捕鸟游戏有凤凰破解版 手机qq游戏大厅 腾讯分分彩任选一人工计划 安徽11选5任四遗漏走势图 股票期权试点结算规 波克棋牌所有版本 体育彩票几个号算中奖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结果31期 青海体彩11选五怎么玩 如何靠网络赚钱 基金配资10倍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 黑龙江6+1开奖结果查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