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說吧,小說排行榜,txt小說下載_書說吧 > 穿越小說 > 蘇廚 >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救災
    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救災

    李拴住躬身:“正是如此,棄己所長而不用,卻去學人家擅長的,村中的木匠泥工都知道這事情干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就拿做蠟燭來說吧,遼國制一支蠟燭所費五十文,宋地一支五文,即便加上運輸費用,獐子島上也不過三十文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還比遼國自己制造便宜差不多一半,要是陛下因為遼國自己造的蠟燭比宋國的貴,就一定要造出比大宋便宜的蠟燭來,花費無數的錢財搞技術搞材料……有那些錢,為何不去擴大牧場,蓄養牛羊,生產自己特產的奶酪呢?”

    “再拿奶酪與大宋換蠟燭,不比自己弄來得劃算?”

    耶律洪基點頭,這道理還是淺顯易懂的。

    李拴住接著說道:“再說我大宋,自澶淵之盟后,便與遼國交好,國內如今雖然說境遇好過前些年,但是也只是剛得溫飽。”

    “河北的景象,想必貴國君臣心中都有數,對了陛下,你賣給我國的木材,真的不便宜啊……”

    耶律洪基笑著擺手:“今日不說這個,郎中休要旁敲側擊,那是談定的條約,無可更改。”

    李拴住只好接著說道:“占城分裂,三州請求附宋,我朝一直拒絕接收;直到其國內亂,老王出逃,再次舉國相托,我朝還是予以拒絕;最后是其國國民推翻了暴政僭君,數十萬人血書泣告,大宋見其又有內亂征兆,這才收了占城,小心安撫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朝真不是見利忘義,好戰窮兵之國。理工之學,我們也是用于生產。室尚書認為我朝將來會對遼國不利,外臣不敢說他昏聵荒悖,但至少,他的確不了解我們國家的國情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聽說尚書是名臣之后,又同為理工一脈,外臣想替他求一個情。”

    “尚書跟我朝景潤學士,啊,就是我們土地廟小妹的夫婿有幾分像——聰明,但是有些迂執。”

    “雖然學問因此得以專精,但是以為世間事全都可以用學問來解決,卻又大錯特錯了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外臣這點取井之術,看似神奇,其實對于國政來說,又比得上治理一州百姓,整頓一部兵馬重要?這點自知之明,外臣還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耶律洪基怒氣已經完全消散了,對身邊的臣子說道:“看看,如此神術還謙遜坦誠,這才叫真有本事兒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室純那點學問,也就是在我遼國橫一橫,不就是想讓朕高看他們工部一眼嗎?仗著有點本事就忤君,華佗什么下場?”

    群臣的心都放了下來,耶律洪基的脾氣他們都清楚,臉色平靜言語和緩,那就是真動了殺心;

    反過來要是喊打喊殺,那反而沒事兒了。

    想了一下,耶律洪基說道:“下了他的尚書差遣,趕到南京去,他不是看重理工之學嗎?那就在那里也給朕辦一所理工學校,朕等著他培養出人才!”

    陳義大松了一口氣,老頭的命可算是保住了:“陛下寬宏,是臣等的福分,室純必定會感恩戴德,戴罪反省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耶律洪基感到臉上落下了什么東西,接著,周圍群臣的衣服上,都出現了一些小點子。

    不知道誰首先狂喜地喊了一聲:“下雨了!”

    緊跟著所有人都歡喜得忘記了禮儀,在越來越大的雨勢里狂喊:“下雨了!吾皇萬歲!真的下雨了!”

    《蜀中雜記》:

    元豐三年七月,遼主御上京西郊馬場乞雨。宋工部郎中李拴住掘井,得五泉。

    遼主命群臣沃水,須臾雨下。

    拴住建言,西山廣植林木,則五泉不涸。

    遼主大悅,易西山名五龍嶺,建治神泉縣。遷東南兩京三千富戶以實之。

    廣起園林,宮室,于五泉立樹玉蟠龍,吐水逾丈,推滾金球,奇珍異巧為飾,嶄然北朝之盛。

    使歸,上以拴住體對得宜,并渤海開油田之功,贈名擎,拴住乃為字。

    擢皇家理工學院院士,寶文閣待制,工部侍郎。

    朝野一時以為榮遇。

    而以理工得閣職,擎乃有宋第一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快!快!”

    連綿的暴雨之中,一支全騎軍新軍部隊,在老將郭逵的率領之下,一路向東狂奔。

    同樣的軍隊還有四支,分由種詁,折克柔,折繼祖,童貫統帥,奔赴各處黃河大堤。

    七月,大宋河東路,河南路,河北西路,京畿路,迎來了連日大雨。

    幾路主要河流沁水,洛水,惠民河,河水暴漲。

    汴京城西南一帶,出現了倒灌現象,開封府衙西南的寶鏡湖,面積擴大了三分之一,已經侵入到了街面之上,就連衙門一帶,都壘砌了沙袋,以免湖水灌入府衙。

    西南宜秋門一帶,以及蘇家的可貞堂,都面臨水淹的危險,蘇家的數十萬冊藏書,文物,珍貴的刻版,全部轉移到二樓保管。

    蘇油第一次組織起了自己的儀仗隊,就是讓張麒在西南市井當中抽了一百四十位青皮,看守可貞堂。

    此舉倒是給呂公著解了圍,城中人心惶惶,不少流氓想要趁亂打劫,西南城的流氓都被蘇油給組織了起來,受災最重的地區,反而最安穩。

    仗義每多屠狗輩,負心都是讀書人,現在屠狗輩給讀書人看場子,倒是盡心盡責。

    趙頊也非常的緊張,雖然河渠司,都水司今年很早就給出了預報,預期會有大洪水,自己事先也調運了大量的麻袋,水泥,部署在了解州至大名一線上的重要防區。

    可是天公不作美,上游陜縣,河陽,通過黃河送來的情報,今年最大的一次洪峰,即將在中路大雨中過境。

    六十年一遇!

    蘇油上奏,如今最大的事情,是救災,朝廷一切事務,均需要為救災服務。

    中書,三司,樞密院,需要從行政,物資,人力上,做好一切救援準備!

    蔡確,李肅之,馮京同時上奏,表示愿意予以最大的配合。

    趙頊當機立斷下旨,水情緊急,軍機處全權提取此事,一切與水情有關的章奏,請示,不必經過中書,直接送抵軍機處,交魚國公蘇油統籌,對皇帝直接負責。

    蘇油提舉防洪期間,奏事可不經合門傳報,直入大內!

    蘇油也不客氣,直接點名要人——中書,參政蔡確,章惇;三司,副使薛向;樞密院,副使孫固,這幾人我要用,加上軍機處原有的文官班子,成立抗洪搶險指揮部。

    此外,皇宋銀行,四通商號會計司,抽調統計,會計人手。

    皇家理工學院,抽調機械,化工,工程骨干。

    皇家軍事學院,上四新軍全體動員備戰,打破常規,自帶干糧,移師衛州王供埽,滑州魚池埽,濮陽曹村靈平埽,大吳埽,小吳埽,商胡埽,全力抗災。

    這是規模達五萬人的大調動,京師防御力量為之一空,王珪急得直跺腳:“萬萬使不得,我朝尚未有過拱衛之軍參與救災的先例!”

    蘇油都懶得跟王珪客氣:“我朝也沒有過這般素質優良的新軍!河決之患,豈亞于兵事?其后的災難,勝過十場兵災有余!”

    “有這么強大的力量不用,卻放任災情蔓延,有這樣的道理嗎?”

    “新軍不發銃彈,他們自己有工兵鏟!只帶上工兵鏟,沙袋,干糧,相公有什么好擔心的?”

    王珪如何敢開這個先例,臉色都白了:“京畿防衛卻又該如何?萬一……”

    蘇油說道:“京師還有三畿四輔,高功繪,高公紀兄弟整合廂軍已然完畢,由他們來拱衛京師即可。”

    馮京一咬牙,決定與蘇油同擔這個干系:“陛下,上四新軍,以保家衛國為己任,臣相信他們,也請陛下信任他們!”

    zn03251zxs
k3k千炮捕鱼游戏大厅 股票融资如何操作 安徽快3开奖结果今天开奖 河北快3投注技巧 11选5每天盈利2000 银座股份点评 pc蛋蛋玩啥游戏最赚钱 彩票研究高手论坛 股票配资平台出不了金怎么办 三分pk10计划网页 河北快三投注 大康牧业股票最新消 3d千禧开机号试机号关注金码 急速赛车3 腾讯分分彩定位胆技巧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手机版 上海快三0413040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