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個根本就用不著去確認的,看易門的那個反應就知道這個家伙已經被洗腦了,要不然也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,所以這個事情是怎么樣的,根本就用不著去想的,明夜已經看的一清二楚,只不過覺得好奇,這個家伙的腦子是怎么回事?難道他就不會想這個東西有沒有什么問題?。

    難道他就傻乎乎的去做這樣的事情?這樣的人末方宇當然是喜歡的,因為在末方宇的心里,這樣的人都是人才,自己怎么可能會不喜歡呢?只不過再怎么樣,這樣的事情難道就不能好好的想一想嗎?難道就不會去思考,這個事情會不會出現什么問題?自己這樣做有沒有什么問題?。

    “那個家伙一直以來就是這樣,在他的心目中,根本就沒有什么樣的事情可以讓他改變自己的想法,所以這個事情也是正常的,用不著去想那么多,如果沒有這樣的事情,才是真正的問題。

    只是我有些搞不清楚,末方宇那個家伙究竟是答應了什么樣的事情?如果不是吸引人的事情,根本就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,畢竟有些東西可不是那么簡單的,難道真的是有什么樣的事情可以如此的吸引人嗎?。”

    不僅僅是明夜而已,明日都搞不懂這個是怎么樣的情況,只不過覺得應該是末方宇答應了什么樣的事情,只不過哪怕是答應了什么樣的事情,也不可能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的吧?畢竟易門殺不了末方宇,到時候他也沒有什么好下場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按照這樣的情況下去,可能對于我們來說沒有什么好處,天涯,你就沒有什么想法嗎?或者是你就沒有什么打算?如果真的只能是按照我們剛才的計劃去做,這個事情可能就沒有那么簡單的”,冧思源說道。

    因為易門的突發情況,讓他們的計劃有些不太一樣,這個時候冧思源也是控制不住,他想問一問臨天涯有沒有什么其他的計劃,如果沒有其他的計劃,現在只能是到此為止,他們需要自己動手,畢竟他們今日就是為了解決末方宇,雖然對于他背后的那些人有些影響,到時候可能會把事情全部壓過來,但不管怎么樣他們就是需要做這樣的事情。

    臨天涯輕輕地搖搖頭,“這個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為什么要去理會那么多,易門不殺他不代表這個事情就過去了,有些東西他自己心里有數的,一旦達到了那樣的結果,這個家伙也是兇多吉少,所以有些東西我們用不著去理會那么多,到時候那些人出現,你覺得他們會把末方宇帶走嗎?。

    易門這個事情可能是我們意想不到的吧,只不過有些東西不管怎么樣,我們也是脫不了關系的,哪怕是末方宇不是死在我們的手上,那些東西也是說不清楚的,所以這個事情我們用不著去理會那么多,有些人到了這個時候的確是需要付出代價的,畢竟他自己做了那么多的事情,不可能沒有什么報應的吧?。

    我們用不著去理會,也用不著去擔心,畢竟我們需要面對的事情始終還是我們自己去面對,其他人可能是幫不上我們的,所以這個事情想那么多做什么?到頭來還不是一樣的結果,只不過易門可以動手,我們可以減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煩而已。”

    臨天涯對于這樣的事情好像也沒有什么太多的看法,畢竟不管怎么樣末方宇如果死了,到時候末小司也不可能真的放過他們幾個人,如果不是因為他們的問題,末方宇怎么可能會有這樣的下場,如果是易門殺了末方宇,這個事情就不一樣了,因為有些東西可能真的是不一樣的吧。

    因為易門殺了末方宇,到時候末小司想做什么也是需要掂量掂量,因為有些東西可不是那么簡單的,一旦末小司去找臨天涯他們的麻煩,這個事情也是說不過去的,因為有些東西一旦傳出去影響可不是那么簡單的。

    只不過事情如果沒有擺脫的了臨天涯他們兩個人的話,這個事情依舊是沒有什么作用的,因為有些東西說來說去的還不是因為他的原因?而末小司可以名正言順的去找臨天涯的麻煩,所以這個事情是怎么樣的,是需要看結果是怎么樣的,究竟是什么人做的。

    “嗯,這個的確是如此,只不過這個事情怎么樣跟我們好像沒有什么太大的關系,畢竟有些東西可能真的就是這樣的吧,反正做好我們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,其他的事情我們想那么多也沒有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說到底了有些東西真的不是我們可以把控的了,畢竟做這些事情的人又不是我們,怎么可能完完全全把控的了這樣的結果,只不過有些東西我也不去想那么多,因為我根本就沒有把這個當回事,如果出現了什么問題,我可以解決末方宇。

    這個事情可以壓在我的身上,因為我覺得沒有什么大不了的,因為這樣的事情我又不是沒有做過,更何況他們根本就找不到我在什么地方,所以這個事情你們不要插手,這件事我來做”,冧思源說道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樣,這個事情是怎么樣的,已經是改變不了的,只不過冧思源覺得無所謂,如果自己來做這件事,當然是最好的結果,因為這么多年根本就沒有多少人找到自己在什么地方,他們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自己接下來會做什么樣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這個事情冧思源已經包在自己的身上,一旦到時候的事情可不是那么簡單,明夜他們這些人是不能輕舉妄動,尤其是臨天涯絕對不能做這樣的事情,這個是冧思源自己的想法,有些東西他已經想的一清二楚,一旦出現了什么問題,到時候的事情他自己想辦法去解決。

    臨天涯沒有說話,他明白冧思源是什么樣的意思,如果他真的是動手,說不定還沒有冧思源快,所以這個事情他說什么都是廢話而已,只不過臨天涯還是想說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么多廢話做什么?難道你不知道我是什么樣的一個人嗎?更何況這么多年了,我們之間是什么樣的情況,我們都是一清二楚的,有些東西用不著想那么多。

    更何況這些東西我又不是沒有做過,難道你真的以為我對付不了他們這些人嗎?這些只不過是他們的胡思亂想而已,他們有幾斤幾兩,自己心里有數的,有些東西可不是那么簡單的,一旦他們太過分了,到時候他們肯定是需要付出代價的,末方宇做了這么多的事,說不定我是為民除害”,冧思源說道。
k3k千炮捕鱼游戏大厅 今日股票涨跌排行 波克棋牌官方下载安 香港正版马会精选资料大全 东北填大坑游戏平台 双色球选号规律口诀 体彩广东11选五玩法 欢乐游戏棋牌官网 福彩快乐8玩法 黑龙江体彩11选5推荐号码 平码固定规律 炒股配资风险到杨方配资不错 陕西快乐10分直播 大富豪捕鱼官网 天天重庆麻将官网下载 pc蛋蛋怎么看赔率下注 新疆11选5计划